網上平台彙集海量SEN學生文件 將行政苦差變為輕而易舉 (星島創科)

(左起) Snaildy創辦人羅偉業及劉樂健

新科技速遞

根據教育局定義,SEN學生涵蓋讀寫障礙、肢體傷殘、發展遲緩、聽障、視障、言語障礙以及精神病問題,全港目前大約有五萬名SEN學生。Snaildy創辦人劉樂健本身是一名註冊社工,畢業後投身專注SEN學生工作,曾經在中學擔任駐校社工,經歷過處理堆積如山的SEN相關文件苦惱,希望以雲端平台將文件化零為整。

劉樂健形容當時的工作不似預期:「我感到很愧疚,在學校期間多月,我只是埋頭苦惱地在學校的辦公室內處理SEN學生的文件檔案,連與學生打波、聊天、了解他們在校的需要的時間也沒有。」每家學校都會為在校的SEN學生成立專責小組,駐校社工與老師合作成組,有時一個校內特殊教育需要統籌主任(SENCO)甚至可能需要照顧百多位SEN學生,當中所需傳遞的文件排山倒海,教師亦會完全倚賴SENCO對於檔案的熟悉程度。無論是記錄SEN學生的基本資料,例如其SEN類型、是否服用藥物、專業人士評估的檔案等等,甚至參加活動的紀錄、校方為學生作出調整的安排等等,都需要一籃子作為校方與教育局的檔案文件紀錄。

根據SENCO檔案需要,SEN校內支援系統劃分為SEN學生檔案管理,減輕教職員對於處理SEN學生資料的行政負擔。

 

眼見文件日積月累,加上老師倚賴負責整理每位SEN學生檔案的SENCO,劉樂健與另一創辦人羅偉業商討希望透過科技,以簡潔的網上平台形式,呈現成千上萬的檔案。因於劉樂健熟悉SENCO應對的各種文件,因此SEN校內支援系統劃分為SEN學生檔案管理、個別學習計劃(IEP)以及學生進度記錄不同介面,所有相關教職員將資料儲存在平台後便可隨時擷取。「我們選擇將資料存放在AWS雲端平台,其核心基礎架構將資料數據雙重加密,除校方指定教職員外,任何人包括Snaildy都無法查閱相關資料,解除校方對於擷取學生的敏感資料的憂慮。」

系統集中處理SEN相關的文件,匯集學生支援摘要、紀錄冊、年終檢討表等等獨立檔案形式的處理。此外,平台亦可羅列每個接觸SEN學生包括駐校社工、教育心理學家,以及其班主任或相關老師對於該名學生的評估、策略,劉樂健認為此舉有助制定每個SEN學生的個別學習計劃(IEP),只要匯出報告便可直接交予教育局相關部門,減省整理文件及遺漏的情況發生。

平台中可上載學生的交流紀錄,以文字及圖片相輔相承,資料一覽無遺。

 

教育科技(EdTech)發展嶄露頭角,學校對於EdTech興趣倍增。早前數碼港與STEM+E Consortium合辦「STEM+E Summit x EdTech Demo Day」活動,匯集教育科技方案初創與中小學校長老師,冀能以科技優化傳統教育的不足,並且謀求加入更多創意元素豐富教學內容及成果。Snaildy正是當日參與活動,與學校代表會面並介紹平台的特色,最近Snaildy更奪得今屆香港社會企業挑戰賽(HKSEC)冠軍。

目前已採用Snaildy的SEN校內支援系統的學校尚是起步階段,價格由港幣5000元至50000元不等,視乎需要服務的校內SEN學生人數而定。負責財務的羅偉業表示,系統價格會維持在港幣5萬元以下,否則校方或會因此而卻步。平台剛好在疫情期間面世,他形容疫情猶如雙面刄,一方面校方在停課期間需要為遙距教學疲於奔命而未能約見,但另一方面某些學校因為教職員在停課期間未能回校,平台可讓在家工作的教職員,如常擷取SEN學生資料而感到興趣。

「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,等待陽光靜靜看著它的臉,小小的天有大大的夢想,重重的殼裹著輕輕的仰望。」源自台灣歌手周杰倫「蝸牛」一曲的歌詞,譜出駐校社工為現況尋覓出路的動力。劉樂健形容Snaildy命名靈感來自歌詞中的蝸牛,希望一步一步將校內SEN學生的資料整理化繁為簡,解除與SEN學生接觸的駐校社工及教師的行政負擔,能夠專注照顧學生的真正需要。

 

原文刊於星島創科版Making HK IT! 

刊登日期:April 29, 2021